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9章 生产上

第9章 生产上

    吃完饭,李家人在院中就着月光和微风乘凉喝红豆糖水,闲话了片刻,就各自回房了。

    要说古代人民真的没有什么夜生活,而且长安这时还实行宵禁制度,只有上元节(元宵节)前后三天,才会解除宵禁,允许全城百姓上街游乐。

    李三娘记忆里每年上元节全城都很热闹,摩肩接踵,豪不夸张。

    不过,自从李三娘快及笄的那几年以及及笄后嫁人这几年,就再也没参加过这种盛会了。

    想着,明年上元节的时候,小露珠人就过了三岁了,倒是到时候可以和李家人一起带着露珠儿去看看大唐盛世。

    在屋子里哄睡露珠儿后,李三娘起来在床头暗格里拿了十两的碎银子出来,轻手轻脚的从院中的小门去到四小只的院落,还没近前,就听到四小只的书房里李大郎开门出来了。

    “姑姑怎的过来了?”

    “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你们。这么晚了,怎么还点起灯了?”

    “姑姑,我们是在想着今天是不是能写一篇大字出来,阿翁说的简单,我们过两日旬休得去操练,又得去采药,每日里还有书院的功课,下旬上还指不定事儿更多呢。二哥说,让我们能今日写一些出来也是好的。”李四郎噘着嘴跟李三娘抱怨着。

    “大字的事儿先放放,把衣服脱了,让姑姑看看是不是身上有伤?”

    “姑姑,我们都是大人了,哪里还能跟小时候一样在姑姑面前袒露身体。怪羞人的。刚才我阿耶来看过了。兄弟们都没事儿,姑姑安心。”

    听着李三娘的话,李大郎脸红红的说道。

    “也行,那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说着李三娘就拿出个荷包来,看着四小只说:“打架这事儿我不多说,你们阿翁和阿耶也罚过你们了,万不可仗着自己的身手就随便出手。姑姑承你们的情,但大人的事与你们不相干,日后可不能再如此了。这里是十两,姑姑交给你们大哥,以后你们有个什么事儿要使钱也不窘迫。”

    “怎好要姑姑的钱?让阿耶知道必得罚我们的。”

    “那就不让你们阿耶知道。你们阿耶对你们严厉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自己也知道。但姑姑也是从孩子的时候过来的,更别说大郎你翻过年就十五了,手里拿点儿钱也好。你们别有负担,也不要告诉你们阿耶,这是姑姑和你们的秘密。好了,就当是姑姑给你们的零花钱了,你们自己支配,听你们大哥的,姑姑相信你们不会乱用。”

    嘱咐了几句,李三娘就回房睡了。

    倒是四小只拿着这笔巨款心情激动,在屋里笑闹了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第二日,李二兄没去药柜上,去香桂记买了四样糕点,带着四小只先去书院跟院长给四小只请了半上午的假,就坐着驴车去崇业坊王家道歉去了。

    除了李四郎脸上还能看出些不愿意来,其他人看着挺平和的,李四郎也在李大郎的眼神下,还是低头道歉了。

    又在王家坐了坐,喝了杯茶,做足了礼节才带着四小只回家。

    就这回来也没闲着,李二兄一会儿指示四小只翻晒药材,一会儿帮着搬上搬下的,真真的忙碌了一上午。

    除了李大兄还在值上,李家十来口人都在,今儿中午吃的麦饭,正吃着呢,药柜上的小伙计李贵带着一个满头大汗穿着短褐的皮肤黝黑的男子进来了。

    “掌柜的,这是十里坡村吴家人,说是他家有妇人突然生产生不出,来咱家请人去帮着接生去的。”

    清楚的交代是啥事的伙计,说完就不说话了,示意旁边的男子赶紧说话。

    “掌柜的,俺是十里坡村里正家的表亲,里正是俺表叔,兰娘应是认识俺。”

    “是有粮叔不?”

    黝黑男子吴有粮赶紧点点头称是。

    “阿娘,是我娘家五叔。咋了,五叔?”

    李二嫂想去厨房拿杯茶来,李大郎看到了,赶紧去端了一杯茶来。

    “哎,不用忙活了。李掌柜的,是这么个事儿,俺家大郎媳妇中午头去地头给俺们送饭,田埂边刚浇了水,湿滑,大郎媳妇就直接摔了,吓得俺们赶紧抬回家,结果回家就见红了,不见停。找了俺叔,他让俺来请了李妹子。俺叔把驴车借俺了,求求李妹子帮帮俺。”

    听着这一顿着急忙慌的话,李母当机立断站起来就说:“你先喝杯茶顺顺,我收拾了篮子就跟你走。”

    李三娘看这个样子,赶紧去帮李母收拾,李大嫂又去厨房找了备着的点心,又用竹筒装了水,包好了一并给李母放到篮子里。

    还不到一刻,李母就要跟着吴五叔坐驴车离开,李二兄不放心想跟着同去,李母说不用,最后李父拍板说让李二兄带着几贴保胎的药跟着一块儿去,能用上就用,用不上,也好照应李母。

    李母没办法,接受了李父的好意。

    因着这事,大家也不闲话了,吃了饭收拾了就各回各房午休去了。

    李二嫂正在孕中,本就没有几天就到预产期了,听了自家五叔家大郎娘子的事儿,轻抚肚子,只盼着自己能顺利生产。

    午睡起来,照例带着露珠儿一顿家里转悠,好来增加活动量,促进生长发育。

    转到李二嫂这里来,她还是在给肚子里的孩子准备小衣服,没一会儿忙完家事的李大嫂也过来了,四个不同年岁的女娘坐在一起闲话,说起李二嫂娘家今儿来请李母去接生的事儿来,都唏嘘不已。

    三人感慨女人生产犹如过鬼门关,端看自己有没有那好命。

    说着说着,李二嫂却变了脸,她摸着肚子感受那一阵阵宫缩的抽痛,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转过头来对着李大嫂说:“大嫂,我可能要生了。”

    “啊,兰娘你肚子开始痛了?”

    李二嫂这么一说,吓得李大嫂一个高站了起来,不知怎么办好。

    李三娘心里想着:终于来了,我就猜着阿娘被紧急请走,今儿二嫂就可能会生产。果然来了。

    李三娘放下露珠儿,站起来先看着李大嫂说:“大嫂别慌,小妹我就会接生,未出嫁的时候,我就有偷偷跟着阿娘出门给人接生来着。大嫂先和我一起把二嫂搀到屋里。”

    “露珠儿,你去前院儿找你阿翁,就说阿娘找他。”

    小露珠儿从来不掉线,马上往外跌跌撞撞的走。

    “二嫂,别害怕,你这都第三胎了,好生的,我在,大嫂在,阿耶也在,一定没事的。走,你顺着我的劲儿,咱先往屋里去。”

    李三娘和李大嫂刚把李二嫂搀扶到屋子里坐下,李父就抱着露珠儿到了门口。

    李父在门口看着李大嫂在床铺上翻找,李三娘在旁给李二嫂倒水的样子,就直接说道:“二郎媳妇这是要生了?”

    李二嫂忍着一阵阵抽痛,挤出一丝苦笑对李父点点头。

    “疼了几时了?勿怕,三娘就会接生,她小时淘气,跟着你们阿娘一起出去给人接生过不少。我先带着露珠儿,去厨房烧水,你们阿娘的备用篮子在我们屋里角柜里,三娘自己去拿,门没锁。”

    说完,李父就先抱着露珠儿去医堂跟伙计说,下午不看诊了,药柜先让两个小伙计自己支应着。

    又抓了一副药,打算一会儿去厨房先熬上,万一能用着就用,用不上更好。

    李二嫂屋子里,李大嫂刚布置好产床,也就是在地面上铺上一层稻草一层被子,再铺上一层衬单。

    是的,李三娘的记忆里,古代女性不是像现代女性那样子在产床上截石位躺着生产的,古代因为条件不达标,都是站着生的,更能使上劲,使生产顺利些。

    李三娘经过了李二嫂的同意,掀起裙子看了看了宫口已经开了三指了,经产妇就是快些。

    先让李大嫂扶着李二嫂在屋子里转悠转悠,李三娘自己去李父李母屋里取李母的备用篮子。

    拿了篮子,李三娘趁着没人,把系统背包里上次抽奖得的顺产器械包取了出来,放在篮子里,用布盖上。

    结果临出门,李三娘又转过身把这器械包送回背包了。

    毕竟墨绿色的包裹和那些一看就不是这个时代能有的金属器械,真的很难有理由拿出来使用啊。

    只能以后画下来找工匠打出来,才有使用的借口。

    又去厨房,看到了李父让露珠儿在枣树下自己玩儿,李父自己却是烧了一大锅水,正在小炉子上熬药。

    李三娘提着篮子回去,接了李大嫂的活儿,请李大嫂给李二嫂下上一碗鸡蛋汤饼。

    李三娘又看了下,宫口已开了五指了。

    李二嫂疼的满头大汗,但因为不是第一次生产了,还是知道不能大喊大叫浪费力气的,忍着疼痛,紧咬牙关。

    “二嫂,松松口,再这么使劲下去,那牙都要崩碎了。给,二嫂嘴里先咬着这帕子,我看已开了五指了,快了快了。”

    这时李大嫂端进来一盆热水,直接放到了桌子上,好方便取用。

    这么一大顿忙下来,也有一个多时辰了,放下热水,李大嫂又返回去端了一碗现做的打了四五个鸡蛋的汤饼。

    李三娘赶紧回屋换了外裳,又找了一个花布巾把头发罩住,再用攀膊把这碍事的袖子竖起来,去厨房用胰子仔细刷洗了手指、手、小手臂。

    李大嫂在一旁帮着李二嫂吃汤饼,李三娘赶忙把篮子里的剪子、针拿到厨房让李父帮着煮洗,又用篮子里的白胚步包着拿回来摆在一旁,万一一会儿要用到什么,也方便,要是顺利,估计也就用剪子给孩子剪个脐带。

    其实,现代医学外科手术,最讲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菌。

    现在这个条件做不到如此,也是李三娘自己考虑不周,刚接着第二个系统任务的时候,就该自己着手缝制一件手术衣的,但考虑到这时人们认为只有家里有人去世才好身穿白胚布的孝衣,才没着急做。

    那系统出品的器械包,以后也得找机会寻工匠给打出几份来,以后有机会用来,也有出处来历好讲。

    回到李二嫂的屋子,让李二嫂脱了鞋子站在床边那块地儿铺的临时产床上,麻烦李大嫂帮着脱了李二嫂的襦裙,这时看着宫口已开到接近十指了,可以使力气了。

    “二嫂,差不多了,听我的,可以开始使力气了,你蓄力,好,使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