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异人录

第125章 异人录

    李父李二兄和李三娘自然是一起高高兴兴的回了家,回去的路上,李三娘还记得今早与露珠儿说的话,赶紧去街边买了五根糖人儿,其中就有老虎样子的,是专门给露珠儿买的。

    这作为阿娘,应了露珠儿,那是一定要做到的。

    待得到了家,已是夕阳西下。

    李三娘把老虎的糖人儿拿给正跟在李大嫂腿边的露珠儿,看她笑眯了眼睛喜滋滋的舔着糖人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这样儿,咱家三娘可就是医师了吧?”李大嫂结果李三娘手里剩余的四根糖人儿问道。

    “哎呀,那小姑可是长安城里头一个女医咧!”在旁帮着李大嫂归置药材的李二嫂惊喜的说。

    “恭喜三娘子!这可是大喜事儿!”因着明日要从李家出嫁,今夜要在李家住宿的沈秋娘有眼色的恭贺道。

    “那可不是!三娘可是头一个!三娘可给咱们李家挣大脸了!”李二兄上前和李二嫂一块儿归置院子里正在晾干的药草,转过头又冲李父说:“阿耶,这会子可得好好办一场!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儿!”

    几人快快乐乐的分享着家有女医的喜悦,四小只也下了学,得到了来自李三娘的投喂。

    李大郎转过年已是可以相看的年纪了,拿着小姑专门给他带的同是老虎的糖人儿不知所措。

    “大郎,怎的不吃?这是我专门按着你们的属相买的啊,快吃啊。”

    转过年要满十五岁,已经可以相看小女娘的李大郎听了这话,往旁边瞅瞅再比自己小上三岁,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李二郎开心的舔糖人的样子,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也跟着吃了起来。

    “诶,大嫂,阿娘咧?”

    “上午你们刚走,阿娘就被人请去城外给人接生去了。有些远道,比十里坡还远,估计再过些时候就应回来了。”

    待得李母归家,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吃饭,已是掌灯时分了。

    “砰砰砰”大力敲击前院门板的声音传进了正院儿,待得李大郎提着灯笼走近了就听门外焦急的喊话:“李医师,李医师,求求你救救俺家小娘。”

    李大郎赶紧卸了门板,就见门外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这汉子怀里还抱着一个扎着总角朝天辫子的小女娘,身旁跟着一个年长的老者。

    看见李大郎开了门,这年长的老者对着李大郎赶忙道明来意:“这位郎君,俺是在城里赶驴车的车把式,送过李三娘子两回。这是俺们一条巷子里住着的,他家小娘起了高热,俺们特地来求医。”

    李大郎就把他们往里让,引着他前往往日里医堂中留给离家远,或是病情重不得搬动留宿的病人及其家属的屋子走。

    因着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娘,李父和李二兄就没上前,李三娘上前给看了,又问了黝黑汉子几个问题,判定就是风寒。

    只是这小女娘年纪小,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这才发热下造成她昏迷了。

    李三娘给开了方子,亲自熬了汤药,喂了这小女娘喝下,看她体温降了下来,才对这黝黑的汉子说:“好了,温度降下来了,再喝上三天药,将养几日就好了。快要宵禁了,今夜你们就留下吧。”

    “多谢娘子大恩。”

    赶车的老者却是说自己得回去,毕竟李家可没地儿放他的驴车。如此,两人说好了,老者明早再来探望他们,也就着急赶忙走了。

    再叮嘱了几句,告知了黝黑汉子取水的地方,李三娘就打着哈欠离开了。

    今天这一天可真是累的不行,身体上倒没什么,只觉精神上的疲累让人想呼呼大睡个三天三夜。

    李母自是看出来李三娘睡眼朦胧,“好了,今儿都散了吧。明儿上午布置布置,黄昏时分,咱家还要办喜事。”

    李三娘就起身想要领着露珠儿往自己住的院子里去,李大嫂李二嫂和沈秋娘却是留下与李母再仔细商议明儿出嫁的细节。

    露珠儿早就睡熟了,李三娘低头亲吻了露珠儿额头后,才满心激动的躺下进入意识空间。

    其实,早在今儿下午去看考核结果的路上,李三娘就听到脑中响起任务四成功的声音了。

    只不过当时在外,李三娘身有任务系统的事儿又是个秘密,虽是她自己知道了,但是还是得装着欢喜听李二兄告知自己考核成功这个消息。

    李三娘点开背包,看到第四个小格子里有书本样式的图标,她也没敢拿出来看。

    虽然露珠儿睡熟了,但要是再点灯起来也怕吵醒她,李三娘决定还是等明早自己独身一人的时候再看吧。

    不过任务五倒是刷新出来了,上面写着“救够百人,可许愿一次。”

    李三娘心想,这个任务有意思哈,这才是穿越者该有的金手指啊!

    李三娘在畅想着自己救够百人,许愿成功的美好愿景里睡着了。

    深夜,大明宫,宣德殿。

    大明宫的位置,在整个儿皇家宫殿群里,算是最为凉爽干燥的地方了。

    宣德殿是武帝登位后日常居住的宫殿,此时,大殿正中位,披着大氅在看奏折的武帝看着就像一个毫无攻击力的和蔼妇人,谁也看不出来她才是大唐之主。

    穿越过来不下十年的武帝放下奏折,揉了揉眉心,心里想着,就是十年了还是不喜欢也不适应这副躯体。

    “大家,薛指挥使求见。”王大珰给武帝换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后低头躬身对着武帝轻声禀报道。

    “宣。”

    作为武帝近卫的头目,武帝在长安乃至整个大堂的眼睛,或者说是爪牙来的更确切一些,薛耀可真真是个不近人情的。

    薛耀得了许可,恭敬的来到武帝身前的案桌下单膝跪下,行了武人见皇帝的抱拳礼,“见过圣人,圣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薛耀见武帝摆摆手,也就自己起来了。

    “圣人,近期的异人录已经汇通完毕,还请圣人查阅。”

    王大珰上前接过薛耀双手递交的一本折子,确认无误后,才恭敬的放到武帝身前的案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