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163章 前路

第163章 前路

    当晚,李三娘就领着秋香进了自己的院子,准备让她睡在隔壁屋子,看她没拿什么换洗的衣裳,还找了自己一身儿干净的衣衫出来给她替换,毕竟一身儿黑色衣裳要是出门走在大街上的话,可实在是太显眼了一些。

    只是秋香却是拒绝了李三娘送来的衣衫,“多谢李三娘子好意,我非嫌弃娘子的衣衫,只是我身上带有不少武器,娘子的衣衫我若是穿上,这些武器可就没地儿放了。”

    李三娘左右看了秋香一番,实在没看出这看着并不多么宽大的衣衫,能在哪里藏武器。

    “若是娘子明早不出门,我今夜回去拿些衣衫再回来就好,应是能赶在明日人巳时前回来的。”

    “我这两日应是都不会出门的,若是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回去拿。还有这屋子里若是有什么想要的,你说,我可与你出门去置办。另外,不知秋香娘子在不良人处是领多少月例银子的?”

    被李三娘的问住了的秋香,过了一息后才回复道:“额,三娘子问这个是?”

    “这不是以后得需要你来保护我么,那也算是我占了你的时间了,自是要给你报酬的。比量着不良人处给你的,我付给你一样的,当然,若是太多的话,我也只能按着能给的最多的给你了。怎么的都不能白让你干活啊。”

    秋香觉得李三娘果真不是一般的女娘,还真是和师傅说的一样,李三娘是个有意思的人。

    “三娘子不必给予我银钱,本就是我被派来保护娘子的,你就是我的任务。另外,我需要用钱时只管和上面说就得了,并没有什么月例银子。”

    李三娘没想到这种组织里干活竟然是没有固定底薪的,而且她刚刚问了秋香,她才十五岁出头!

    这要是在现代,可是童工啊。

    遂李三娘便说:“那等我问问我家大兄,这市面上雇佣个顶级镖师得多少银钱,到时按着市价给你付月银。”

    秋香见李三娘坚持,就没再说什么了。

    等李三娘离开,秋香上了屋顶,同在李家监视的暗探说了一声,就嗖嗖嗖的几个起落间往自己在长安城里原本的住所的方向奔去。

    而李三娘回到屋里,却没躺下,她决定尝试一下道家静心的打坐方法,希望这个方法能让她在熟睡后别再做噩梦了。

    李三娘只穿着里衣,闭上眼睛盘膝坐好,双手以手心向上的姿势自然的放在膝头,慢慢的调整呼吸,想要进入大脑放空什么也不想的状态。

    别说,还挺难的。

    听到街面上敲响的第一遍梆子声后,李三娘放弃了这个打坐的想法,遂躺下,想着,无所谓了,豁出去了,做噩梦就做吧。

    秉持着这种摆烂的心态,李三娘很快进入了梦乡。

    待得第二天李三娘醒过来的时候,天光早就大亮了,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露珠儿瞪着黑黑的大眼睛看过来。

    “阿娘的小露珠儿,来,让阿娘亲亲。”

    李三娘一把把露珠抱入怀中,在露珠儿的额头亲了一口,引得露珠儿笑出了咯咯声。

    李三娘想着,难道这打坐的方法竟然真的有用,要不然她怎么不记得夜里有做梦?而且她也没有被噩梦惊醒,是睡到了天亮才自然醒的。

    吃过早食,李三娘就去找了李父,想要问问李父,是昨晚的汤药有增减什么药材么?

    否则,怎么会一个简单的打坐,还是不成功的打坐方法竟然真的能让她自己不做噩梦,创伤后应激障碍要是这么容易就治好了,现代社会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不了痛苦而自我了结了。

    李父告诉李三娘并没有什么增减,大概是李三娘自己调节的缘故,或者是不良人派了秋香来作为女武卫,让李三娘心里的安全感有了很大提升,才能变得好很多吧。

    “再喝上几天药看看,若还是不行,再换个药方子试试。我倒是想与你说说秋香娘子的事。”

    “秋香?怎的了阿耶?”

    李父捋了捋胡子,把桌子上的点心盘子推给李三娘后才说:“昨夜你说想要以收徒的名义将秋香娘子带在身边,好来贴身保护你。”

    李三娘点点头,看向李父询问“所以?”

    “你当知,在咱们医师这个行当里,这师徒关系可是不亚于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的。

    甚至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要超越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的。

    父母不过是生养了子女一场,十几岁就把他们送出家门自力更生了。

    而师傅却是要把自身所学的本事倾囊相授于徒弟,更是要和关心子女一样关心弟子的衣食住行、婚丧嫁娶。

    且师徒关系在律例里是可以算在连坐的范畴里的,倘若弟子出了事,师傅是要受牵连的,反之亦然。

    且,你若真的打算收秋香娘子为弟子,那你就得负起责任来,不可只当名义上的师徒,不能认为这是为了保护你而胡乱按的师徒关系,不能因着她只比你小几岁而已,就不以师长自居。

    倒是你们都是不良人,既然不可先生说她是可以以一当十的好手,以她的年纪,该是在不良人那里是有武师傅的,你既然想做她的医师傅,就不能想着以后都由她保护你了。

    你们是师徒了,做师傅的哪里能让弟子冲杀在前而自己躲在弟子身后的?

    并且,秋香娘子能救你一时,难道还能救你一世?

    你还是要有自己的保命手段的。

    你以后想走的路,阿耶不说,你也知那是千难万难的。

    别说你是个女娘,就是个男子也一样是很难幸运的成功站到最后的。

    只不过是一个酒精提纯的事,你就被盯上了,现下咱们都在不良人的船上,也是下不了船了。

    你对你自己以后想做的事要做的事,吾儿,你,可想清楚了?”

    李三娘面对李父的诘问,放下手中的点心,仔细的思考起来李父的这些问题。

    要说李三娘之前是因着一腔热血才创立了女娘帮扶会;

    因着上辈子是个妇产科医生,这辈子才会想着继续干自己的老本行,所以才去考核想要加入医药联盟;

    因着同样身为女娘,所以想要在这个时代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让自己的同性姐妹们可以在生病时能吃上一贴药,可以看上医师,能在生产时有人帮忙,能让她们活的好一点儿。

    那她在经历了月夜巷道杀人和京兆府大堂暗箭杀人,这两次都是差一点就要一命呜呼的事情之后,她真的有在想,到底前路在何方?

    我还能继续活着走下去么?

    我要如何能保存自己和家人?

    才能在恶劣的环境下,往上走,走到前头,站在上面,才能为我想做的事铺路搭桥,才能为她们遮风挡雨?

    到底该如何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