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176章 危(感谢书友20201213063358664的月票~)

第176章 危(感谢书友20201213063358664的月票~)

    李三娘的问题成功的让不可先生脸上的笑意消失,变成了一脸凝重的样子。

    不可先生咽下口中的小甜饼,喝了一口茶后,才慢悠悠的开口的说:“之前确实如三娘子猜测的那样子,内部是有被收买的暗探,不过都是不怎么重要的位置,但也真的传了一些消息出去,这才导致三娘子遭遇了暗杀。”

    “那,先生此时可都解决了?”

    不可先生这时面有迟疑的看着李三娘,几息之后才对着李三娘道:“内部的问题自然是处理的差不多了,可是.......关于三娘子的消息应该早就是被传了出去了。”

    李父他们听了这话,心里一顿,都明白了这是指李三娘的危险还是存在的,只看幕后黑手选择什么时候动手了。

    “先生,那人怎的就盯着三娘了?作甚非要置三娘于死地?”

    李二兄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按理说李三娘不过一个医师罢了,就算是酒精提纯是李三娘提出来的,但那又怎样?

    不可先生这边需要用到李三娘,可要是假设没有李三娘行不行?

    自然也是行的,这世上的事儿离了谁不能好好做?

    所以,作何非要和李三娘过不去?

    “他们第一次想要杀三娘子时,该确实是因为三娘子提到的点子,是对他们的布局有影响的,所以就想用最简便的方法,”不可先生看了李三娘一眼,“也就是直接杀了三娘子,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李大兄接过话头:“但他们没想到三娘竟然能从杀手手中活下来,还反杀了杀手。”

    不可先生点点头,“而第二次在京兆府的暗杀,除了是对第一次行动的矫正,也是为了树立威信。如果真的让他们成功的在京兆府杀了三娘子,那也就证明了我们的无能,说明了大唐的无能,是一种明面上的立威和证明。”

    “啊哈,所以,我现在就是那个要被用来立威的靶子?”

    李大兄又说:“也就是说,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杀三娘,并且很可能这第三次对付三娘的计划会更显眼,搞出更大的排场来?”

    不可先生重新拿起一个小甜饼吃了起来,“三娘子放心,除了秋香,三娘子身边我都有安排人员保护娘子。必能保娘子安全。”

    李三娘不想说话,只能呵呵。

    把自身的安危放在别人手中这种事,有一次两次就得了,可别来第三次了。

    送走了不可先生,李三娘与秋香请求,想要让她安排一下,明晚下值后直接就去平康坊莳花楼,算着日子,也该去看看九娘和莳花楼里的其他女娘的情况了。

    自从上次去过后,也是有段日子没去了。

    因此,白日下值后,李三娘没让宋大郎来接她,是直接跟着秋香坐着她提前安排好的驴车,去了平康坊,在莳花楼的后门处进去了。

    刚进去,就见提前知晓了李三娘要来的齐芷蝶迎了出来。

    “劳烦三娘子了。”

    “九娘如何?可还好着呢?”

    谈到九娘,齐芷蝶脸上的笑容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徒留一脸悲伤。

    等进到屋内,看见倚靠在床上的九娘,李三娘也就明白了为何齐芷蝶是那样的表情了。

    九娘看着比几日之前更为憔悴,本就瘦削的身躯,现下看着都有些佝偻起来了。

    九娘脸上也长出了斑点,原本白皙的脸颊,现下星星点点的。

    李三娘看着九娘那脸瘦的,连颧骨上的肉都要看不见了。

    九娘现下全身除了肚子那里鼓胀起来,浑身没一处有肉的地方,看着竟是有几分诡异。

    就连跟着李三娘前来的秋香在见到床上的九娘的第一时间里,也是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若无其事的走进门的。

    李三娘放下医箱,拿出脉枕就上手给九娘诊起脉来。

    “怎的不早些叫我来?”

    一旁照顾九娘的年长女娘回道:“九娘说是她无事,不必麻烦三娘子来,我等也就没叫娘子前来。”

    面对李三娘询问的眼神,年长女娘起身对着李三娘行礼:“我名铃兰,见过李三娘子。”

    李三娘起身回了这一礼,然后才仔细的问起铃兰关于九娘最近这段时间的饮食和日常表现来。

    “九娘她......为了腹中的孩子,吃不下,也是硬往嘴里塞,逼着自己吞,我在一旁看的都不忍心。”

    李三娘看向九娘,九娘对着李三娘没诉苦没抱怨,只是露出一个带着苦意的笑容。

    “我知道了,开方子时,我会斟酌着开方的。”

    秋香就见李三娘起身从医箱中拿出一根长布条出来,来到九娘身边,得了九娘的允许才撩开她的衣衫,拿着那布条子对着九娘的肚子来回比量着。

    李三娘自然是用自制的布尺子在测量九娘孕肚的宫高腹围,好客观的看看胎儿的发育情况。

    测量完,李三娘拿出纸笔在九娘的病历上记录下来,写完又斟酌着重新开了一张药方。

    李三娘把这药方交给齐芷蝶并叮嘱道:“今夜我医箱里带的药不全,方子你拿着去外边的药柜抓,还按着以前的方法熬煮。先吃上五日,五日后我再来。”

    交代完这些,李三娘转头来到九娘的床边,握着九娘的手:“我有些话想要与九娘单独说,诸位回避一下?”

    齐芷蝶和铃兰迟疑着要不要离开,九娘却是开口道:“无妨,三娘子,都是姊妹,倘若我有个意外,孩子必定是要托付给她们照料的,如此,没什么话需要回避的,三娘子只管说就是了。”

    话已至此,李三娘也就不再强求,看着九娘的眼睛直接说:“我之前就与你说过,这越往后月份越大,孩子就长的越快,需要的营养就越多。而你现下的身体,很难提供给孩子充足的养分。若是以后,为了能保住孩子,我必定是只能不顾你了,就算如此,到时我也不能肯定就能保下孩子。”

    随着李三娘的诉说,九娘抓着被子的手就越紧。

    “现下,我还有七分把握在流掉孩子的同时保住你的命。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说,这是你最后一次活的机会。”

    李三娘郑重的看着九娘的眼睛,“我在此,再问你最后一遍,九娘,你还要保这个孩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