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240章 传宗接代?

第240章 传宗接代?

    接过秋香切下的一片人参,李三娘赶紧塞到妇人口中。

    “你先攒着些力气,别管什么事儿,都等生下孩子再说。到时我让你使劲儿,你再使劲儿。”

    李三娘之前瞧着那男子约莫得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那阿婆该是这男子的阿娘。

    可床上躺着的妇人,虽然脸色灰败,但那脸一看就是没长开的样儿,最多能有个十七八岁吧。

    这么个组合,再加上刚刚检查妇人下身儿时,李三娘看到了她身上的伤痕,这要不是被拐了的,李三娘觉得也得是有其他上不得台面的腌臜事儿。

    不过,当下之际,还是得先帮这女娘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要不然,是真的会一尸两命的!

    就着门外的光亮,李三娘又加了一层口罩,还是能闻到那股子令人反呕的气味儿。

    这女娘的下身儿已经开始腐烂生疮了,应是得了脏病造成的。

    若是在现代,肯定是剖宫产最好,能第一时间保护孩子不受感染。

    可现下,哪里有那个条件?

    只能说,尽力而为吧。

    就着热水洗了双手和小臂,穿戴上外衣、帽子,李三娘接过那碗催产药,先拿出女娘嘴里的参片,一碗药顺着食道就灌了进去。

    片刻后,李三娘瞧着女娘脸上表情,这是药效起作用了。

    “使劲儿,使劲儿,能看到头了。再加把劲儿啊!”

    李三娘在下头喊着,上头是女娘呜啊的忍痛呼喊声。

    等着胎头娩出后,李三娘赶紧托着婴儿柔嫩的脖颈儿,轻柔的去除口鼻内的污物。

    “再用力!这孩子得生下来才能行!听我的,使劲儿,用力啊!”

    随着李三娘的呼喊,女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这孩子小的不比刚接到李家时的小黄大多少,并且他没哭!

    李三娘利索的剪了脐带,就去拍打孩子的屁股,可这孩子竟还是不哭。

    “生了?是郎君不?带把儿么?”

    李三娘没搭理这阿婆的问话,小心的把孩子放到一旁垫着单子的矮桌上,对着小婴儿的胸口就按了起来。

    这孩子在娘胎里待了太久,窒息了!

    李三娘刚才试了鼻息,没有!

    一下下按着,被秋香拦住的阿婆离着这边两步远,瞧见了这孩子胯间那小小的物件,两手合十,对着上空就说:“是个小郎,带把儿的!我老周家有后了!有后了!”

    秋香脸上浮现出不耐烦来,在跟着李三娘每日出门当值后,秋香见了李三娘救过那么老多人,真的是从未有现在这时候这么讨厌一个人。

    这老阿婆倒是能名列榜首了。

    而躺在床上刚生产完的女娘,早就没了力气,昏了过去。

    李三娘一下一下的按着,终于在不知道第几次的按压下,李三娘感觉到了手指下的那一丝跳动。

    恢复自主心跳了!

    谢天谢地,总算是救了回来。

    给这孩子仔细擦干净身上的胎脂,包好后,李三娘才递给那阿婆去。

    这时候,女娘的胎盘也娩了出来,李三娘仔细数了,完好无损,才放下心来。

    那汉子也进来了,李三娘又拿出一副药来:“快去熬上,她都没了气力,昏睡过去了。”

    那汉子在瞧了阿婆撩开包被,给他看了那小小物件后,才兴高采烈的接了药包离开。

    等汤药熬了出来,李三娘给这女娘摁了穴位,才把一碗汤药灌了进去。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李三娘从屋内退了出来,对屋里还在和那阿婆就着包被里的婴孩看个不停的男子招呼了一声。

    这男子才出的门来,他自是看到李三娘和秋香脸上的不乐意来了。

    按理说,这给人接生完了,只要是平安的,别管是小郎君还是小女娘,都是要对人家说上两句“恭喜、恭喜”的。

    可李三娘和秋香却是一个字儿都没说,还面若冷霜,瞧着就是不乐意的样儿。

    这男子看着李三娘的样子,还以为是因着自己没给接生钱的缘故来,赶忙冲着李三娘讨好的笑了笑,又跑进屋里去了。

    李三娘在屋外看着,这男子进去冲着那阿婆不知说了什么,就见阿婆从胸口掏出个袋子来,递给了这男子了。

    等这男子再出来的时候,就给李三娘递过来一红纸包的封包来。

    “多谢稳婆,给俺接生了个郎君。”

    李三娘忍着心里的恶心,伸出手,摊开掌心接了这红包来。

    李三娘虽然心里觉得这家人肯定不是个好的,要不然谁家有孕的妇人能是那么个模样?

    但现下,该说的还是得说,李三娘就对着这男子叮嘱了要如何照顾小婴孩和那女娘的事,还给开了一张补气血的方子。

    “这妇人要是气血不足,哪里能有奶水来喂孩子?可得好好抓药去,也得给吃些好的。”

    听了这话,这男子才拿着李三娘给的药方子点点头。

    如此,李三娘才和秋香提着医箱往医堂回。

    可李三娘刚出了这后街的胡同来,就转头对着秋香小声道:“秋香,你觉得这家人是不是拐子啊?拐了那女娘来的?你可瞧见那女娘下面和身上的伤了?”

    秋香没回话,李三娘又出声问了一句:“咱们是不是该去报官?”

    秋香这才出声:“若是他们真的是拐子,该是不能这么大胆的就敢去医堂请医师的吧?”

    秋香看了一眼李三娘那一脸焦急的样子,又说:“不过,三娘子觉得该去报官,咱们先去坊正那里说一声也是行的。”

    李三娘想着秋香这话有道理,要是去京兆府那还有着一段儿距离呢,耗费时间的。

    可这要是去坊正那里报备一声,立马就能有捕快跟着去瞧上一眼。

    而且,现在这离李三娘下值的时间没多久了,也就意味着这坊门也到了该关上的时间了。

    所以,李三娘和秋香两人先回医堂放下医箱,同小学徒交代了一声,就直接从路边叫了辆驴车,往坊门处去。

    等李三娘到了坊正家门口,报了自己的名姓“医药三堂李明芳”后,就被开门的妇人迎了进去。

    让李三娘赶了巧,这个时间,坊正正正好在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