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324章 臊疣(尖锐湿疣)

第324章 臊疣(尖锐湿疣)

    “阿娘,你说是否要带着露珠儿一块儿认字儿?

    若是不带着她,到时候家里就只剩她自己一个娃儿,可不是没趣的很?”

    李母一把从李三娘怀里接过露珠儿,摸了摸露珠儿的头毛后说:“略等等吧,等珠儿过了三岁生日再说。

    还是太小了些,到时候,忙起来,就由你阿耶带着就是了。”

    今日的晚食过后,李二兄很是郑重的拿出一个小册子来。

    “三娘,你快瞧瞧这个。阿耶今儿早上刚拿给我的。”

    李三娘接过李二兄递过来的蓝色封皮的书来,拿近一看,原来是太医署下边编发的册子。

    “怎的?太医署和联盟又出了什么新法子么?”

    李三娘看李二兄同李父都是笑而不语的样子,顿觉有意思,赶紧翻开书皮去看到底是写了什么。

    “......因是如此,兹由李明芳提出的心肺复苏技法纳入考核范围,自......,以下为此法的详细说明。”

    李三娘再往后看,就发现不仅仅有理论说明,还有图解呢!

    把李三娘当时在联盟里出讲时所说的原理都写了上去,甚至写的更加详细。

    “这,竟是加入到了考核里了?”

    李父捋着胡子,点点头,倒是矜持的没有说话,反而是李二兄兴高采烈的站起身,对着李三娘指着书里其中一页说:“瞧见没,李明芳!三娘,写了你的名字咧!

    这可是官家的书,写了你的名来!

    可是给咱家长脸啊!”

    转过头,李二兄就对李父提议:“阿耶,今儿个晚了,明儿个早上起来,咱们该给祖宗上香,告知一下咱家三娘的作为啊。”

    李三娘觉得囧囧的,很是有几分不自在,但看着李父却是点头应和:“应该的,该让祖宗知道,咱们这支儿也是后继有人的。”

    如此,李三娘就不好再多说些有的没的了,只得接受了这般夸赞,但仍谦虚道:“这法子怎么得来的,阿耶和二兄都知晓,跟咱家老祖宗说的时候,可别忘了提这点儿。”

    “啪”的一声,是李母拍自己大腿的动静,“三娘这话说的对,明儿除了祖宗,还得给仙君拜拜的。

    该的,多亏了仙君派了仙姑下凡,才能让三娘有这般造化。”

    这下子可真把李三娘镇住了,再是一个字儿都不敢多说了。

    次日,还不到平日里起床的点儿,李母就在门外叫了:“三娘,快着点儿起来,还得给仙君拜拜呢。”

    李三娘无奈,可不敢违抗李家第一人的话,麻溜的轻声起床收拾好了,先是去给李家牌位上各位老祖宗上香叩首后,就紧跟着又去给在玄都观里请回家的仙君像上香叩首。

    一番动作,也是弄了近两刻钟才算完。

    着急忙慌的吃了早食,就和秋香俩拎着医箱上了车,十九就催着马儿往外走了。

    在医堂的这一上午,来找李三娘看诊的倒都是过去曾来过的人,尤其是几个到了时间来复诊的,都是听话的,也都是小有家资的,是有钱能够按着方子按时吃药的,也舍得出这一份复诊瞧病的钱。

    中午李三娘和秋香在街面上找了一家汤饼馆子吃了午食。

    李三娘往医堂回的路上,看着不远处赶着牛车载着一大车味道很大,虽是盖了油毡布,但还是能瞧见内里是羊毛的货车,想起之前同白子义说到的请他帮着联系西域部落卖羊的事儿了。

    这天愈加的冷了,李三娘觉得,此时的纺织业可不行,有钱人倒是可以用皮子做衣裳抵御寒冷,但就算是最便宜的羊皮,也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承担的起的。

    这时候要是能有羊毛衣裳穿在里头,那可真的得暖和不少。

    “也不知道,哪位穿越同仁能搞出这个福利百姓的东西来的。”

    下午头儿,有一灰扑扑的女娘领着个看样子不过三四岁上的小童儿进的门来。

    瞧那样子,应是头一次进医堂来,小学徒好心介绍,这女娘一听有女医,就点头:“那俺就找这个女医师瞧病来。”

    李三娘原本以为是要给这女娘瞧病的,结果这女娘刚在诊位前坐下,就一把抱起小童儿,对着李三娘道:“女医师,给俺娃儿瞧瞧,嘴巴里不知长了什么东西,都要说不出话来了。”

    李三娘这就起身出了诊室,蹲身于这小童儿面前,“怎的了?张嘴让我瞧瞧。”

    可小孩子哪里懂这张嘴是要张多大,李三娘不得不叫秋香找了小铜镜,找好了角度,又来到门口找了阳光充足的地方,再接着叫这娃儿大张嘴。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看不清晰,多亏李三娘有透视眼这个外挂,终是看到了这妇人说的长了东西。

    是在小童儿的声带两边都长了乳头状瘤,才致声门狭窄,影响发声,让这小儿声嘶、喉鸣,难受不已。

    知道是得了什么病,李三娘这才回到诊室里详细询问了一番。

    在这期间,这娃儿倒是安安静静的十分乖巧,也没有哭闹。

    “是何时发现这般的?可看过医师?吃过汤药?......”

    妇人虽是拘谨,但很是有耐心的一一回答了。

    李三娘提笔开了药方后,想了想,就对秋香说:“秋香,你带这小童儿去抓药,我有些话想与这位娘子说。”

    妇人看着药柜就在这正堂西边,不过几步远,就放了心,这才回头看李三娘。

    “这病于孩童身上发病,多是与大人有关。

    刚才听你所说,你多是与这孩子接触,我怕你也是有病的,遂想了想,还是开口一问,娘子可有身上不舒坦的地方?”

    李三娘的话,让这妇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全身都炸毛了起来。

    当然了,妇人只不过是瞬间就满脸通红,红过之后开不了口,竟是要哭出来似的。

    “娘子勿怪,非我多嘴,只是担忧罢了,娘子不愿意说也无妨,但若有事,尽管找我来看就是。”

    妇人红着眼圈抬起了头,看向李三娘声若蚊蝇的张口说:“俺下身儿长了肉球儿。”

    等秋香抓完药领了小童儿过来的时候,李三娘也给妇人检查过了,是下身儿有菜花状突起的小瘤子,妇人并不觉得痒痛,也就没当回事儿,要不是李三娘问起,她也不能说。

    “这病多是男子传给女娘的,这药你拿回家吃,最好让你家郎胥也找个医师瞧瞧的好。”

    最后,这妇人一手领着小童儿,一手拎着扎好的药包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