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343章 无题

第343章 无题

    待得僧众的诵读结束了,请了灯的人就开始燃灯了。

    李三娘趁着这个功夫,满场的找李母他们,最后还是秋香眼尖,在一棵树旁的石桌前找到了李母他们。

    “阿娘!”

    李母回头正好看见李三娘跑过来,“阿娘,可是让我好找!不是跟儿说就在那正堂右边等着儿的么?”

    不等李母回答,李三娘就从李大嫂怀里接过露珠儿,先是对着李大嫂道:“辛苦大嫂了,抱着这么个小人儿,定是胳膊都累酸了。”

    然后才对着露珠儿笑着说:“阿娘的宝贝,快让大舅母歇歇,让阿娘抱着。”

    人齐了之后,就由李母带头,一众人跟在李母后头,在寺里的石子路上绕圈走了起来。

    李三娘看着自家这前头和后头隔了七八尺的距离上才有其他人在走这石子路。

    “大嫂,这还要走几圈啊?”

    李大嫂笑着说:“这才到哪儿?

    人家都说了至少走够十八圈,才能算是心诚的。”

    李大嫂指着最前头的那拨人,“前头那家应是要走八十八圈的,怕是向佛祖祈愿了。”

    李三娘有些无奈,这心诚则灵的话真的是太唯心了吧。

    不过,既然李母说要走够十八圈,那李三娘自是不敢反抗的。

    只不过走到一半,就不得不放下了露珠儿,实在是这胳膊抱不动了的。

    “露珠儿先自己走一段儿,若是累了,跟阿娘说,阿娘再抱你。”

    露珠儿乖巧点头,步履轻快的被李三娘牵着一步步走在这小石子路上。

    等转完了十八圈,回到李家的时候,下值回来的李大兄已然和李父在正堂等着了。

    “正好,我在慈恩寺求了药食,你们的那几份儿也带回来了,三娘,你去把梁老医师和你师兄的送过去吧。”

    李三娘没想到,竟是还有吃食,等李母把两个带着香气的布包递给她的时候,李三娘打开一看,惊奇的喊道:“啊,是油炒面啊。”

    “你这孩子,多大的人了?

    怎的还一惊一乍的?”

    李母伸手打了李三娘的手臂一下,“别看了,快系好了,别走了香气,给你师傅和师兄送去了,就赶紧回来喝你的那份儿。”

    李三娘送去了这两份儿药食,梁老医师倒是笑着:“好啊,多亏李稳婆还想着我们。你赶紧回去吃你的那份儿吧。”

    等被李母看着,李三娘就和李父、李大兄趁着热乎喝了这碗价格不菲的油炒面。

    “沐浴是来不及了,我让虎头给你提上两桶水,你再多点一个炭盆,就在屋子里擦擦得了。”

    李三娘点头,认同了李母的话。

    等一切收拾妥当,李三娘躺到床上,不过一会子,就累的睡了过去。

    如此,腊八就这么过去了。

    日子就这么如流水般走过,中间下了一场不算小的雪,给在外义诊的李三娘造成了不小的困难。

    毕竟这医帐再是搭的坚固,也是赶不上砖石建的屋子的。

    幸好这蜂窝煤给的够数,好歹让这冰冷的帐子有些热乎气。

    腊月十五,义诊的最后一天,升平坊里的义诊,到得今日,也就李三娘这里还是那般忙碌。

    倒不是其他医师那里没有人了,只是相较于其他医师那里不过几十人的队伍,只李三娘这医帐门口的队伍没低于过百人来。

    明显的后头那几十号人今日是看不完的了,可这义诊过了今日就不再开了,这如何是好?

    “劳烦管事同外边的妇人女娘们说一说,今日只看到一百号截止,一百号之后的人,还请回头去永平坊医药三堂找我李明芳看诊就是了。”

    管事敲起了铜锣,找了两个跑腿在这长长的队伍边上反复高喊这话,这一百号后头的人虽然听说了自己今儿个是看不了的,倒也没有闹事的。

    只自己唉声叹气,来得晚了。

    “唉,俺来晚了。

    俺阿娘胸口疼来,好说歹说是个女医师看病,这才听俺的话来了。

    这可倒好,还是来得晚了。”

    穿着灰褐色衣衫的女娘这般埋怨着,这人前头排号的就转过头来对她说:“哎,那你回头带着去那女医师坐堂的医堂去看就是了。

    好不容易有了个女医师,可别不舍得花钱。”

    太阳西落,就着北风,李三娘终是赶在下值的一刻钟前,给这第一百号的病人开了方子,送了出去。

    李三娘来回活动着僵硬的脖子,对着秋香说:“真是把我累的够呛,得亏听了阿耶的,少说话,能少说一个字就不多说,还喝的这润喉的药茶来,我这嗓子都造的有几丝沙哑了。

    回头,这两日,我可得好好睡上一觉,非得睡它个日上三竿不可,要不然解不了乏来。”

    秋香没回话,反而是走到李三娘身后给她揉捏起了脖颈儿和肩膀来。

    这义诊结束了,还不算晚,等听着升平坊的坊正一溜儿感谢的话后,李三娘提着一瓦罐猪油上了马车,后头跟着提着李三娘医箱的秋香。

    等坐到了车厢里,李三娘才小声对着秋香笑:“升平坊倒是有意思,竟是送了二斤猪油来。

    闻着倒是香,听高掌事说,去年他们是去的升道坊,那边临了给的布料来着。”

    回了家,吃过晚食,烫了脚,躺到床上的时候,李三娘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这我一人能给多少人看诊?看来得找机会让更多的本就会医的女娘走到前台来啊。”

    李三娘还想继续想下去呢,耳边就响起了露珠儿的声音:“阿娘,讲故事,珠儿要听小黄。”

    一口亲在露珠儿的额头,李三娘搂着她,低声说起了一只小黄狗英勇救主的故事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女娘养了一只小黄狗,有一天啊......”

    医堂给去义诊的医师放了两日假,所以,翌日,李三娘是真的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了的。

    等收拾起来了,李三娘还想去找找露珠儿去哪儿了的时候,就在正堂看到了正抱着露珠儿的陈雁芙来。

    “阿芙姐姐,你来了?”

    李三娘高兴的问,“阿芙姐姐来了,怎的不喊我?”

    =\"d2luzg93lm9ua2v5zm9jdxmoikrrqwnwr3vjstdmb1lyslnnr3nqzvmxn2r0vuh0mvjooth5r1b3zthawxbkmdj1k3zpbznpd1fysjzpdfvfuupwn01edks4vwfrrhavs29hwnf1uupndkhewvlpnmflqwvhnhrkuurivfy4cmnqwjz4sy9vytl4a1hirjz6czn3iiwgmtyzmji3oteymy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