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412章 大体老师

第412章 大体老师

    “女医师,那能不能生娃儿啊?”

    李三娘看着王婆子焦急的样子,心底有些难过,觉得在此时的女娘,不论是外界还是自身,被认为最大的价值就是生育这点儿,真的是很操蛋了。

    “调理好了,就能生了。

    先调理好身子再说吧。

    还有,阿婆你别给菊花太多压力,这调理是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就能见效的。

    你别心急,这人啊,心情好了,病也就能快些好起来的。”

    好好叮嘱了一番,说了些日常上小女娘该注意的事儿,李三娘才把药方递给王婆子了。

    李三娘在病历本上把王菊花的情况一一记下来,想着下次她们要是再来复诊的时候,好能够进行对照,看看是否有所好转。

    “李医师,忙着呢?”

    李三娘赶紧起身,对着高掌事行了一礼,“掌事,记录一个病患的病历。

    您这是有事?”

    高掌事点点头,“你之前拜托我联系的事儿,我从联盟那里,同孙医监一块儿跟陈尸所问了。

    人家应了,不要钱,但要过后做上三天法事,且要入土为安才可。”

    李三娘没想到,自己那般的要求,竟然成功了?

    “这,这,是无名尸?”

    高掌事点头,“是外三城的乞丐,无亲族,冬日里没挺过去,被巡街叫了陈尸所的人拉走了的。”

    高掌事走近了些,小声说:“毕竟是大不敬的事,孙医监是找了太医署署正才办成这事的。

    祖父说,好似是你师傅,也就是梁老医师在这其中出了力了,署正才给了条子的。”

    李三娘听到高掌事说道自己师傅,心中点头,“我就说么,就算时人再开方,包容,这用死尸学习解剖的心思,估计他们是很难接受的。

    也就是疡医科的医师,大多上过战场,不怕这些罢了。”

    “多谢掌事告知,我心中有数了,到时候会注意着些的,以免给他人攻歼咱们联盟和太医署的机会。”

    高掌事面露微笑,这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

    高掌事捋着胡子,边点头边说:“好,你知晓轻重就好。

    明儿个,还是有兵士来接,你在家稍待就好。”

    第二天,李三娘和秋香早早准备好了,就在家等着呢。

    果然,辰时三刻(7:45),李家医堂门外,就有一辆马车停了下来。

    来的还是上次的那两个兵士(第318章第一次去京郊大营出讲时出场),器宇轩昂的兵士下马见了礼后,仍旧是李二兄上了高掌事在的那辆马车,李三娘和秋香坐着十九赶得车出了城。

    陈尸所其实离京郊大营不算远,在京郊大营的西北角,靠着外三城的边边。

    是一排土房子,有一耳聋的老汉儿带着他捡的孙子看守在此处。

    但其实,这陈尸所是归京兆府管的,只不过平日里郎官不来此处就是了。

    等到了陈尸所,问题出现了,没有棺材,只是一张破席子罢了,怎么办?

    “无妨,只管放我这辆马车上就是。

    我瞧着老汉儿已是给抹了石灰了,保存的不错,只管抬上来就是。

    我们仨不怕的。”

    李三娘是在现代时就上手过大体老师的人,秋香和十九那更是血呼啦差什么样儿的尸身没见过的人,没一个怕的。

    估计在场害怕的人,只有高掌事和李二兄了。

    来接人的兵士,那都是上过战场的,断胳膊少腿儿,脑袋掉了的尸身估计都见过,别说一个冬日里冻死的乞丐了,如何会怕?

    本来,兵士是想把尸身捆到马上由自己带着了,但见李三娘这般说,而且看那样子,是真的不觉得害怕,不怕晦气的,就真的把被卷在破草席里的尸身一捆,放到了李三娘所在的马车上了。

    秋香和十九看着车上捆着的草席,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里都在说:“也就是三娘子了,得亏咱俩是真不怕这个的。”

    等到了大营门前,又是一番检查,虽然之前来过了,但这次门口的兵士还是仔细勘验了户籍贴后,才把两辆马车放行进去。

    幸好兵士早就接到了通知,知道李三娘他们是要带一具尸身进去的,要不然,搁谁身上突然看到破草席子里裹着的尸身都得被吓一跳。

    这回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孙医监他们也早早的就在医帐门口等着了。

    “李三娘子,安好。”

    “孙医监,安好。”

    孙医监看到马车上那捆好的草席子,“这是那具尸身?”

    “正是那具尸身,用石灰处理过了的,应是不怎么柔软了,得用些工具,咱们这儿有吧?”

    李三娘也怕这句尸体有病,虽然已经被石灰处理过了,但还是把教学场所放在了野外,附近砍了几棵树,及时做出了一个高架床来,尸身就被放了上去。

    如同李三娘一般穿着全套衣裳,脸面,头发都捂得严严实实的疡医们都围聚了过来。各自与相熟的人小声议论着。

    “着实没想到,这第二讲,竟是让咱们来看剖尸来了!”

    “那不是仵作的活儿么?与咱们救人的医师有甚关联?”

    “这个李三娘,倒是有几分不同一般女娘的厉害,这尸身咱们在战场上见得多了,倒是不怕。

    她一个过着太平日子的女娘,竟也是一点儿也不怕!

    我之前可瞧见了,那裹着尸身的草席是在李三娘做的马车上放着的呢!”

    “咱们凑近点儿,要不可看不清楚。快走,快走,别让他人抢了先啊。”

    这被冻死的乞丐,虽然不知他是否愿意死后的尸身被人学习使用,但想来应该是不愿的。

    但有的时候,这有些东西,不得不如此行事。

    李三娘、孙医监为首,李二兄、高掌事、十九和秋香以及来接人的两个兵士此刻就站在二人身后。

    李三娘和孙医监一人手中三支香,对着刚在高台上的尸身拜了三拜,李三娘才开口说:“今日多谢无名氏为我等疡医学习人体之秘贡献尸身,我李三娘,”

    孙医监紧跟上,“我孙明卫,”其后李二兄等人跟上,李三娘继续说:“在此上香祭拜,秉着学习进步的心,虔诚感激。

    事后,必要做满三天法事,并让无名氏尸身入土为安,每年必然祭拜,以作感谢。”

    说完,又拜了一下,在地上的香炉上插好香后,李三娘转而对着围观的疡医们行了一礼。

    “诸位,今日我就由这具尸身,来为诸位更好的解释,我向联盟传递的各种技法,第一个就是心肺复苏术,诸位聚过来,请看......”

    李三娘指向尸身的胸口,一场实地教学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