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425章 以杀止杀

第425章 以杀止杀

    在乡下玩了一整个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李家众人和祭拜完的吴巧兰母女才往长安城里回。

    晚食吃的仍旧是寒食,不过加了早前就买来的点心和炸果儿。

    小孩子哪里会管外界的纷扰,吃过晚食后,露珠儿就开始打呵欠了,李三娘顺势抱着她就回了屋。

    李大兄终于找到时间,去李父李母屋子里把李大郎为何身有杀伐之气的事儿说了。

    “一进去就有比斗,他是打小儿就熬打的身子骨儿,武艺是其舅舅们都用心教了的,倒是在比斗里头出彩入了他上官的眼。

    过后,就跟着去做了两回追踪圣殿门的差事,那般凶险的亡命之徒,必然是见了血的。

    听大郎的意思,该是这次去往突厥的战场,应是也会被叫到前方去。”

    李大兄看着李母握紧的拳头,明白李母这是担心呢。

    “阿娘,这儿郎的前程自是要自己个儿去奔的。

    他自小就习武,为的不就是出人头地的一天?

    不吃苦,不风雨里走过,哪里能行?”

    李父的认知倒是更现实些,李父先是回头看了老妻一眼,又伸出手拍了拍李母的手,才对着李大兄说:“那回头就叫三娘给大郎备些药吧。

    咱们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先不说前程什么的,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第二日的清明,照旧现实一家子祭拜了先人后,一块儿吃了寒食。

    “明儿个我就要回军营了,想着下次归家少说也得半年之后了,就想着带着他们出去耍耍。

    我知今儿个街上人多,必是会注意着些的。”

    李家也不是那等拘着孩子就得在家的人家,自是同意了的。

    李母还抬手给了李大郎一个荷包,让他带着弟妹买些零嘴儿。

    李三娘不放心露珠儿,自是要跟着去的,想了想,又叫上了宝丫和自己的大弟子宋茯苓,既然宋茯苓都叫了,十九和秋香必是要跟着一块儿去的,那就连住在后街的铃兰也一块儿叫上了。

    铃兰把平安交给了李大嫂,就跟着李三娘他们一块儿上了马车,上了车,就稀罕上了露珠儿,抱着露珠儿一直逗趣儿。

    可这马车出了长寿坊,上了道儿后,就发觉出不少行人和车马都往外城赶去。

    李二郎机灵,就到路边儿的茶馆花了几个铜板问了几句。

    “小姑、大兄,说是今儿个在城外的忠烈祠里,圣人回去祭奠上香,他们都是想要跟着去城外一睹这桩事儿的。”

    李三娘猛然想起了万寿节时在朱雀大街见过武帝的那一次来。(第212章)

    右手抚上左胸口,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李三娘心里突然就有了一股子冲动,我要去见武帝大大!

    “咱们能去么?”李三娘看向车窗外的李大郎、李二郎,以及和她一起坐在马车里的吴巧兰和铃兰来。

    李大郎见众人没有反驳,就笑了笑说:“我正愁去西市耍的话,也没什么新意了。

    那咱们就去城外瞧瞧,我也是从没见过这般大场面的。”

    等马车慢悠悠的赶到城郊的时候,李三娘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城外的人太多了,官道上行满了车马,更有一些不舍得坐车的,就是步行在道路两旁的人也往忠烈祠那边儿去呢。

    等到了去往忠烈祠的主路上,在大门处就有兵士拦了道儿了。

    待得李二郎上前去打听过,“想去看黎民太多了,说是怕出事儿,不让太多人过去看了。

    若实在想进去,得拿了户籍贴,验过正身后,才能进去。”

    这除了之前出事儿的时候,会随身携带户籍贴来好出入坊门、城门,今儿个谁又能想得起来?

    再说了,李三娘他们本就是临时起意来忠烈祠这边的,就更不可能带着户籍贴出行了。

    “那就算了,咱们往回走吧,要不西市也别去,咱们就回坊里逛逛就是了。”

    而李三娘他们正想掉头就走的时候,忽然从忠烈祠那边就传来了嘹亮的声响。

    “凡敢称兵者,皆斩!万胜!”

    “想必是圣人带着兵士前去祭拜发出的动静。”

    李二郎往忠烈祠里头看,对着李三娘他们这般说。

    李二郎看着看着,就见兵士拦人那处竟是有了些波澜。

    “是崔武家的吧?唉,这家子惨啊。”

    “这位兄长,他家如何啊?怎的就惨了?”

    “嗐,你是在长安内城里住的吧?”

    “让兄长说着了,我住在东城安善坊,我家是卖饼的,这饼兄长拿去尝尝滋味如何?”

    说着,这男子就把一张用油脂裹着的饼递了过去。

    另一男子推脱了一番,才收了下去。

    收了人家的饼,这男子也就打开了话匣子:“唉,崔家着实惨。

    崔家是十里坡那边的大山村的,崔武他阿翁是太宗皇帝时候就跟着打仗的,后来战死了。

    到了高宗的时候,高昌叛乱(今吐鲁番),崔武其父就上了战场,也是战死。

    如此到了圣人这时候,前年,崔武跟着去打了突厥,也没回得来。

    他还有个兄弟,可这世事无常,那兄弟竟是得了一场风寒就那么去了。

    如此,这一大家子,如今就只有崔武其子,一个还未成丁的小郎一人了。”

    男子说着说着,心头也涌上了悲伤,起身往前头看了一眼,见那兵士行过礼,说过话,就把两个女眷和一个小郎放过去后,才坐下继续说:“不过朝廷说话算话,一人战死,必有抚恤,而且,崔武之子将来若是想,也能直接入军营去。

    刚才过去的,就是崔武之母和媳妇,还有他家唯一的儿郎。”

    唏嘘过后,这男子手掌一下子拍在了大腿上,声音洪亮的说:“现下又要打仗了,我就知道西域那边儿的人没安好心!

    得亏咱们大唐兵强马壮,必得打的满地找牙!”

    送饼的男子还没回应这话,周围跟着听话儿的人里一个粗狂的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就应和了起来:“这位郎君说的对!

    可不是得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让他们再不敢欺负咱们大唐一下,再不起兵戈,咱们黎民啊,才能过上好日子了!”

    “说的好!

    就该如此!

    要不是这回招兵限制了岁数,我赵大必要跟着去杀他们个落花流水来!”

    “赵大,你可得了吧,前两天我还看你被周家的狗追的在咱村里跑呢。”

    本来还有些沉闷的气氛,被人这么一打问,倒是又变得和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