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435章 做局

第435章 做局

    沈丽珠和宫怀峰两人最后走向何种结局,暂时还不得而知。

    倒是之前来找李三娘看诊过的丹娘(第414-415章首次出场,第421章再次出场),她的事现下有了结果。

    丹娘当日就听了李三娘的话,先是去了女娘帮扶会里把自己想要带着女儿们脱离孙家,与孙大郎和离的事儿说了后。

    又听了李母的话,再去女娘帮扶会那条街上街尾的茶馆里头找了何先生。

    何先生算是长寿坊里一个奇人,按坊里流言来说,何先生祖上也是出过三品大官的,只不过就是不是所有的人家都能代代为官的。

    待得何家传到何先生这一代的时候,也只是能让何先生能够读书识字,可以比一般黎民过得好些罢了。

    若说要给何先生张罗着定品,那是没有这个财力和能力了。

    所以,何先生就只是靠着祖上留下的田地过活罢了。

    但何先生这人,也是与众不同。

    何先生有一幼弟,他在父母离世后,就把幼弟当做儿郎养了起来,毕竟差着十多岁,虽说不上是儿子,若说是叔侄倒也合适。

    何先生养大了幼弟,给幼弟娶了媳妇后,立马就把何家的家财一分为二,一半都给了幼弟家,再看着幼弟有了儿女后,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后,就更不必操心了。

    何先生自觉做了一个兄长能做的一切,如此,放下了幼弟后,何先生就过上了自己想要的日子,喝茶听书,与贩夫走卒闲聊,偶尔给人出个主意帮帮人。

    机缘巧合之下,李家成立的女娘帮扶会就与何先生有了联系。

    李母并不觉得何先生是个不干正经事的读书人,反而觉得何先生同李父一般,都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愿意帮助苦难人的心善之人。

    “我家起立的这女娘帮扶会,想必何先生已经知晓了。

    何先生既然能够愿意出主意帮着九儿脱离苦海,那必定是有一颗大善之心的。

    何先生懂律法,熟知各种条例,是会盟里没有的大才。”

    “哦?

    李稳婆这是何意?”

    李母也不拖沓,直接就说:“我们盟会想请先生做个供奉如何?

    盟会每月给先生固定的薪俸,若是有女娘求到我们盟会里头,我们解决不了的事儿,还请先生帮着给出个主意。

    这每出一个主意,当月里,我们就多给先生一笔银钱,如何?”

    何先生不是俗人,当下不过想了几息后,就应了李母说的。

    而当丹娘带着忐忑不安找上了在茶馆大堂靠窗的桌子上喝茶看街景的何先生后,先是磕磕巴巴的开始说自己的来意,等发觉出何先生不是那等瞧不起人读书人后,才流利的把自己的事儿说了。

    “......就是这般,那帮扶会里的管事让我来找先生,求个主意,看看如何办的好。”

    何先生听完丹娘的事儿后,脸上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整以暇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和丹娘都倒了一杯茶。

    何先生示意丹娘喝茶,润润喉。

    丹娘也是真的渴了,这不管是谁,要是话不带停的说上两刻钟,都得渴得慌。

    茶叶喝了一盏了,丹娘焦急起来,抬头看向端着茶盏看向窗外的何先生,丹娘压低了声音问:“先生可有法子帮我?

    若是不行,我少不得得拼上这条命去了。”

    “唉,”何先生放下茶盏,叹了一口气,“好说,还没到要拼命的时候。”

    何先生说到这里,也压低了嗓音,低头仔细对着丹娘说了起来:“......若是你能做到如此,到时候,顺势要求和离,一般就能成。

    一般村里的村长和村老,多少都要顾忌几分名声的。

    若是孙家强咬着不同意,你可借女娘帮扶会的名义,李家那位女医师,在长安城里都有几分名声的,只要如此,八九不离十,到时候就可成功和离了。”

    丹娘带着何先生给出的主意和满腔想要脱离苦海的激动和紧张回了孙家。

    丹娘花了几天时间打听清楚了,今年在清明时村里祭拜宗祠的具体时间,以及孙家到时候上从孙父孙母,下到孙大郎、孙二郎所分配的活计来,也通过村里熟稔的李阿婆旁敲侧击问明白了当天村长和村老他们几时从山上祭奠回来。

    一出大戏即将拉开帷幕。

    按着何先生给的法子,丹娘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先是给大丫吃了两个煮鸡子,故意让大丫的嘴角沾染上淡黄色碎末,然后再让大丫带着家里攒的鸡子去宗祠送给孙母,这是孙家要给全村人准备的饭食里头要用到的鸡子。

    村里祭祀,最后是要一起吃上一顿饭食的。

    乡下地方,多半就是你家出一把菜蔬,我家拿几个鸡子,条件好的人家可能会出一只鸡或是兔子什么的。

    所以,当大丫拿着一小篓子鸡子来祠堂送给孙母的时候,就让孙母发现了大丫嘴角的碎末,孙母那般的人,怎么会舍得给大丫这个小女娘吃鸡子呢?

    所以,此时孙母站在祠堂门口大骂大丫是如何的下贱坯子,如何不要脸的偷吃,是个腌臜货儿,将来就是个做半掩门生意的骚娘们。

    骂的太过难听,和孙母一起在祠堂后院儿里头忙活的村子里的其他女娘,都出来了。

    可孙母一向不在意他人的言语,毕竟她是在家就习惯了这般辱骂的了。

    再说了,孙母一向觉得:“大丫是我家的人,是我的亲孙女,我爱怎么骂,就怎么骂?我就是打她,那也是为了教好她。

    合着没吃你家的鸡子啊?

    你好心,你把你家的鸡子都拿给老婆子我吃啊?”

    大丫老实的听着孙母伸着手指骂她,等过了会子她瞧见了不远处冲她打手势的二丫后,大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孙母就是典型的欺负弱小习惯了,习惯在大丫这个孙女身上树立权威了,所以,此时听到大丫呜呜哇哇的哭声,第一反应就是大丫竟然敢哭?

    第二反应就是上手了,一巴掌打在了大丫脸上,小孩子的皮肤多娇嫩,不过几息,大丫脸上就有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显现出来了。

    “我让你哭,让你哭,让你偷吃,叫你偷吃,我打死你个腌臜货!”

    在孙婆子的大巴掌要再一次打在大丫脸上的时候,早前就躲在一旁的丹娘一个抬步,叫嚷着“你打我的娃儿,我打死你,打死你!”

    大丫挨打是早就预料到了的,可是丹娘一个做阿娘的,再是明白这是做局下,不得不牺牲。

    可是看到大丫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子,丹娘新仇旧怨一股脑儿的从心底点燃了那把愤怒的火,像是疯了一般,扑向孙母,力大之下,孙母倒在了地上,丹娘一屁股坐在了孙母肚子上,两只手左右开弓,一下子就给了孙母十多个大巴掌。

    孙母一下子被打懵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丹娘已经再次抬起了手掌。

    “这样儿的日子里,在宗祠门前儿,像什么样子!

    赶紧给拉开!”

    村长带头,几个村老跟在身旁,村老身后又跟着几十个男子,都是一个村子的。

    这是村长带着族人刚去山上祭奠了祖宗们回来了。

    时间掐的刚刚好,正好让众人看到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