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615章 别开生面(感谢roro超美的打赏~)

第615章 别开生面(感谢roro超美的打赏~)

    梁老医师、李父、李母和李二兄就站在近前看着李三娘动作,宋茯苓、铃兰和秋香作为李三娘的助手就在立着李三娘最近的地方,随时待命等李三娘喊她们。

    李三娘右手拿着小小的一把锋利异常的小刀在母猪的下腹部比量着,其实她也是同时在开了透视眼的前提下,在心中模拟着从哪儿处下刀比较好。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三娘在母猪的下腹处划了一小刀后,就顺着这刀划开皮。

    一层层划开,宋茯苓被泊泊鲜血吓着了,站在原地根本就不敢动。

    不过也能理解,其实李三娘之前也在踌躇到底要不要让还未及笄的宋茯苓来观摩这场手术。

    后来还是李母点醒了她,李母说:“茯苓是你的大弟子,就算她年岁还小,但毕竟是你的大弟子。

    且,以小见大,若是她不能适应这般血腥之事,让她以后只做个开方坐堂的女医师也没什么不好。

    若是她能接受的了,那你这一身技艺,不就是后继有人了?”

    所以,在问过宋茯苓的个人意愿后,李三娘今儿个就叫了她过来。

    不过现在李三娘是没注意到宋茯苓的状态了,还是一旁的李母上来拉住了宋茯苓的手说:“好孩子,看不了就不看了,你去屋里坐着,这边完事儿了,我再喊你。”

    “不,我,我要留在这儿,我得留在这儿。”

    宋茯苓拒绝了李母的好意,脚下跟生了钉子似的,一步不懂,强迫自己去看李三娘的动作。

    秋香和铃兰这时候起了助手的作用了,一左一右的拿着布巾子去擦拭母猪伤口上流出的鲜血。

    可哪儿怕两个人一起擦,仍旧是止不住这血,若不是李三娘有透视眼这个外挂在,根本就看清此时的手术视野了。

    “师傅,下针止血!”

    梁老医师从旁上前拿起金针对着李三娘指的三个位置下了针,果然梁老医师下针后,不过几息的功夫,总算是能给李三娘一个较好的视野了。

    而梁老医师这会子脸上其实是带了些无奈的,“老夫这辈子竟然还能给母猪下针,这说出去怕不是会被人笑话了,哈哈。”

    一层层的,终是暴露出了胞宫。

    李三娘在母猪的胞宫上划开一道小口,然后放下手术刀,用力撕开一约有一扎长(10cm)的口子。

    这会子终于到了母猪的胞宫这层了,刺破了羊膜囊,秋香赶紧递上用牛皮自制的吸引器,将羊水吸干净。

    李三娘很快的就拿出了第一个小猪崽子,接连拿了六只猪仔才算完。

    接下来才是这场划时代意义的剖宫产的关键,取胎盘。

    徒手剥离胎盘后,再仔细清理宫腔,确认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出血点,再用肠线缝合子宫,逐层关腹。

    “铃兰,给猪上药,包扎。”

    然后母猪被抬进了特意收拾出来的西厢房里去,留了铃兰在内观察母猪的情况。

    李三娘虽然是穿着手术外衣来的,但这小半个时辰下来也是出了一身汗,又混合着黏腻浓重的血腥味儿,她强撑着身子,对着梁老医师行了一礼,“多谢师傅,这回有了经验,下次我就可以自己下针了。”

    李三娘这场别开生面的给母猪剖宫产的手术,实在是让在场的众人都被彻底击碎了三观,给他们带来的撞击,不亚于火星撞地球。

    “这小猪崽子怎么办?”

    李三娘看着一旁篮子里头放着的还没睁眼的小猪仔,对着吴巧兰道:“能养活就养,养不活就卖了吧。”

    接下来数日,李三娘除了白天要去医堂当值,剩下的时间都耗在了李家的西厢房里躺着的那只母猪身上了。

    甚至李三娘还把铃兰留了下来,让她住在了李家,连小平安都带了过来。

    不知是母猪的生命力顽强,抑或是李三娘的手法厉害,这母猪好好的活了下来不说,都能自己站起来进食了。

    只是李三娘缝合的刀口瞧着是有些发炎的,但看着母猪的状态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

    “二兄,劳累二兄了。”

    李三娘接过李二兄熬好的汤药,一下子全都倒入了猪食盆里,里头是熬煮好的粟米粥。

    虽然中药的气味有些明显,但粟米的香气对于母猪来说也是很大的吸引力,最后母猪还是哼哧哼哧的把加了中药汤子的粟米粥全都吃了。

    “如此吃上三天,若是伤口不会流脓,那就是有效的,可准备下一次实验了。”

    李二兄大张着嘴问李三娘:“还要再弄?

    三娘,你,你这......”

    “一回生二回熟,如此弄上几回,有了经验,这才好预备着以防万一,到时候能够给大嫂做手术来。”

    李二兄一听这事关李大嫂肚子里的孩子的事儿,就又闭口不言了。

    李大嫂的情况实在凶险,李母甚至和李二兄说过,“早知道梅娘会遭如此大罪,该是在一开头发现有孕时就打去了的。”

    李家为了安李大嫂的心,李母特特上了蒋家的门,又请了蒋母来李家陪伴李大嫂来。

    蒋母虽然没看到李三娘给母猪做手术,但她来了李家后,倒是去西厢房见了那个干干净净的下腹处包扎着白布的母猪。

    回过头,蒋母一边给李大嫂按摩小腿,一边同李大嫂道:“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说不好。

    当年因着道义,你阿耶非要把你嫁给李大郎,我心里是不愿意的。

    做阿娘的,哪里想让自己的孩子去受苦?

    可谁能知道,你除了头前过了几年苦日子,还要帮婆母带娃之外,往后的日子真真是家里不论是哪儿个女娘都赶不上你了。

    这一回,你家小姑那为了你可真的是,那话怎么说的来?”

    李大嫂躺在床榻上,闻言回了蒋母一句:“苦尽甘来?”

    李大嫂刚开始还很害怕,但听着每日李三娘来她跟前儿,和她说怎么怎么弄?又有什么保证?

    按着李三娘的话:“大嫂,你放心,我在呢。

    我必能保大嫂平安!”

    李大嫂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心情,在看着李三娘这般努力的样子的事后,一下子就释然了。

    她想着:“别管结果如何,至少我是有希望的,三娘还在努力的救我呢,我自己怎么能先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