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686章 大黄、二黄是好狗。(感谢 暮川暮紫的打赏~)

第686章 大黄、二黄是好狗。(感谢 暮川暮紫的打赏~)

    三十四和三十五顺着断指三在船边放下的麻绳梯子爬上甲板后,刚站稳了,就瞧见刀疤从船舱里头拖着一人的双脚往甲板上来。

    待得三十四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就着这点子光亮往甲板上去瞧的时候,这才发现甲板上已经排排摆了数人了。

    要不是提前知道了刀疤给船上的人酒食饮水里头下致人昏睡不醒的蒙汗药,这会子看着甲板上躺着的一动不动的躯体,怕不是就以为是死人的尸身了。

    “可别光看着啊,我一个人可搬不了这么老些。”

    刀疤对着仍旧站着看的三十四和三十五这般说过后,放下手中的人,就返回船舱里头去了。

    三十四与三十五点点头,转过身他又对着站在甲板上的断指三拱拱手后,就往刀疤去的地方走。

    过了三更天后,四人合作这才把船舱里昏睡的人都拖到了甲板上去。

    三十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抬眼看向天空,估摸着这会子的时辰。

    正当三十四想与三十五商议一下,是不是该放信号的时候,“吱”的一声儿尖利的声响在四人耳边响起,然后“砰”的炸了开来,天空上出现了红色的信花。

    这一朵信花出现过后,“砰砰砰”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这处码头,长长的海岸线,停泊的数百艘大小不等的船只,只要有人在的都被这响声给吓起来了。

    三十四见状,也就从腰间拿出自己的那支信花就着火折子点燃了。

    “吱”声过后就是“砰”的一响,纯粹的红给墨色的夜空增添了一丝色彩。

    信花一共出现了八次,也代表着八队如三十四和三十五与刀疤、断指三这般合作的小队都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而当其余船只里的人和码头上的各色人等还没闹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时候,三艘福船从上流行驶了过来。

    岸上已经点起了火把的人们,就着朦胧的月光,逐渐看清了离着停泊大船的深水湾越来越近的福船上的旗帜。

    “是杜家军!是官军!”

    岸上的人们现下还是不清楚到底这处码头发生了何事?

    竟是引得这估计得有数百的官军往这儿来了。

    那些有船只停泊在此处码头的行商们都聚在了一处,个个面色都带着焦急,实在是怕出了什么大事儿。

    “刺史府来人了!是姚录事。”

    姚录事召集了众商户的掌柜、管事的时候,深水湾那处,杜清晖麾下的水军将领也带兵接管了这八艘大船。

    当然了,在这其中,自然是见了血的。

    因着,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刀疤似的,是那爱用阴招的,给人下蒙汗药去。

    只能说,这会子遇着官军,还敢反抗的,那必定就不会错杀一个。

    没勾结外邦,也定是违背唐律了的。

    跟着杜家水军来的人里也有不良人里的人,这回跟来的不良人里不光有人,还有训练出来没多久的犬。

    这犬自然是用来嗅芙蓉膏所在的,选的是当地常见的犬种,服从性高、性格温顺的土黄色短毛品类训练。

    “哟,行啊,这看着像那么回事儿啊。”

    三十四看着代号四十八的年轻男子手中牵着的两只黄色皮毛的狗,很是有兴趣的对着牵狗的看着不过弱冠之龄的男子笑问:“行不行啊?可别光看着行。

    我和三十五在这船上同杜家军的人,”三十四对着已经站到了官军身旁的刀疤和断指三拱了拱手,“一起找了两刻多钟都没找见一丁点儿咱们要的东西。”

    四十八对于三十四的不信任是这么说的:“大黄、二黄,走,给你们三十四叔瞧瞧,咱们可是数一数二的好狗。”

    四十八蹲下身,取下了大黄和二黄脖颈儿子上的牵引绳,给它们下了命令后,就见两只狗低下头来回嗅了起来。

    三十四和甲板上站着的人都十分好奇的跟在两狗后头,他们倒是要看看大黄和二黄是不是真的能在船上找出点儿东西来。

    之前三十四说的也是实话,他和三十五、刀疤还有断指三四个人在搬完了船舱里的人,又都一个个的拿了绳子绑了手脚后,就开始对着整艘船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开始搜寻,当真是一点儿芙蓉膏的影子都没找见。

    船舱底层放得货物里头,有粮食、布匹、药材和各种百货,若是说有什么出格儿的东西,也就是两担子粗盐了。

    可这粗盐里头,都被三十四倒在地上,一点点扒拉开看了,那当真是什么都没有,就真是粗盐。

    而这会子,大黄一马当先的在一箩筐跟前儿蹲坐了下来,且还冲着这箩筐“汪汪”的叫个不停。

    四十八赶紧上前把这堆叠起来的箩筐一一搬开,打开最底层的那个箩筐的盖子,就见里头是垫了稻草后装满了摞在一起的瓷碗。

    四十八把瓷碗都拿了出来,稻草也都倒了出来,并未见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大黄见四十八不动作,就又冲着这箩筐“汪汪”叫。

    倒是一直跟在后头的三十四觉出了几分不对来,“有蹊跷!”

    三十四走近后,从四十八手里接过这箩筐,一入手,他就觉出了不对来了,“这重量不对,寻常的干箩筐可没这么沉。”

    眨了眨眼睛,三十四想到了什么,他从腰间把自己别着的匕首拿了出来,顺着箩筐的底部划了一圈,果然感觉好像是划破了丝线,然后使力一翻,竟是把箩筐的底儿给掀了出来。

    映入众人眼帘的就是被油纸包好的条块状的东西,密密实实的铺满了整个儿箩筐底儿。

    三十四用刀划开一块儿油纸,果然里头包着的就是熟制阿芙蓉!

    “是条好狗!”三十四冲着一旁对着四十八摇尾巴的大黄赞了一声儿。

    随后,众人齐心协力,把船舱里所有的箩筐都撬了底儿来看,当真是每一个箩筐底儿都是铺的满满当当包裹好的芙蓉膏,这便得有几十斤了(唐朝每斤等于596.82克)。

    之后,随着大黄和二黄的给力,在运送货物的木箱的夹层之中也发现了芙蓉膏,最为让三十四他们震惊的是,在大船的二层,专门给管事或是东家住的两间小屋里的床板下头,竟是一下子就发现了过百斤的芙蓉膏。

    待得这数百斤的芙蓉膏都堆放在了甲板上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

    三十四、三十五和四十八看着这些东西,三人心中都觉得自己这次算是立了大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