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在长安做妇产科医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727章 不良人来找

第727章 不良人来找

    (感谢书友20170606222025328的月票~)

    自从李三娘联系了长安医药联盟的人一同观摩了,她和李二兄一起给王大郎断腿重新接骨的教学后,李三娘这个人于长安城的热度又高涨了两分。

    当然了更多的都是来自杏坛医师们的讨论,可这人吃五谷杂粮,又会有层出不穷的意外发生,关键时刻,一个能给你保命甚至能保你基本功能不丧失的医师的重要性,哪怕是市井之中的黎民可都是懂的。

    而李三娘本就因着善于治疗不孕不育而闻名坊间,出了王大郎这事儿后,她的名声儿可就更响亮了。

    如此引来的嫉妒还尚未让李三娘体会到,但这好名声儿的好处还是先让李三娘尝到了。

    往常李三娘在京郊的戒毒之地给男子那边讲解治疗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十来个年轻些的医师会过来旁观,可自从出了王大郎的事儿,让人知道李三娘是那等真的有本事的医师之后,她再回到戒毒之地当值的时候,这来旁观她的治疗手法的人一下子增长了二倍有余。

    那留着胡须的年岁较长的医师们,都搭伙结伴的来看李三娘这金针术和其他治疗手法了。

    并且那场断骨重接的手术虽说是只开放给长安医药联盟里所筛选出的十数名医师旁观的,但这场半公开的手术是给其他医师一个信号的,这个信号就是:李三娘在某些方面是真的愿意无偿讲授自己的医技的!

    免费的,有用的,可以学习的人家的拿手医技!

    这个诱惑对于每一位医师都是拿捏的准准的。

    除了这些男子医师之外,太医署的宁医正对李三娘那更是客气不少,还询问过她可还需要再调几个医女来?

    “那是再好不过了,若是能再调些医女来帮我,那我必是要好好安排的。”

    李三娘当场就对着宁医正行了礼,转过头就问:“宁医正,你看,这过几日里能调来?

    从长安之外送来的中了毒的女娘越发多了起来,早先那几个医女着实是有些不够用了。

    宁医正放心,若是能再调来医女,我必得细心教导,必不负医正信任,定是把女娘这边给管好了的!”

    宁医正本来只是客气两句罢了,他原本那意思是提醒李三娘不要只顾着长安医药联盟而忘了上头的掌管所有医师的太医署。

    谁曾想到李三娘这会子竟是个见杆儿就上的,这脸皮也是忒厚了些,说话间就要把这调医女来的事儿给砸实诚了。

    宁医正稍稍变了脸色后,还是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了。

    李三娘提着自己的小医箱和秋香往女娘这头回,“哈哈,三娘子那么一说,可把宁医正吓坏了。”

    秋香伸手要接过李三娘提着的医箱,口中这么打趣着刚才宁医正的表现。

    李三娘顺手把医箱递了过去,嘴角也上扬着回话:“我倒不是故意的,你也看到了,铃兰这几日忙的脚不沾地,那几个医女也是勤快的,就这也得忙到入夜了才能歇下。

    再不来人帮忙,她们几个定是要累倒的。”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就回了女娘这边,给门口站岗的兵士验了腰牌后两人就进去了。

    三月有余了,这地儿早不是李三娘和秋香刚来那时候的样子了。

    一进这院子里头就一股子草药味儿,盖是因着这院子里搭了不少架子,上头都晒着药材呢。

    这些药材是李三娘单独和药方要的,大多不是治疗阿芙蓉之毒的,反而多是治疗女娘病的。

    这世道,能看得起医师的人本就不多,这回送来的女娘们,一小半是贵人家的女眷,再有一部分是富裕人家的女娘,剩下的多半都是贫苦农家以及花楼里的花娘了。

    虽说不是人人都有病在身,但十个里头也是半数都有其他病症的。

    所以,为了方便,李三娘这才央求了清阳郡主来,走了清阳郡主的关系弄来这些家伙事儿和药材来。

    “师傅,秋香,你们回来了?”

    “我刚才正好遇到宁医正,已与他说了,下回休沐放你归家去,你在这儿忙碌了许久,阖该家去看看了,小平安必定是想你的了。”

    铃兰没有辜负李三娘这番好意,她也确实是有些想小平安了。

    “严嬷嬷已经让人把饭食送过来了,师傅,你先去净手,这边儿我和翠柳她们忙活一阵儿就弄完了。”

    李三娘哪里舍得就这么让铃兰忙?

    最后,她还是和秋香两人一起同铃兰、翠柳她们把晾晒的药材都收回屋子里头,以防夜晚湿气重,耽搁了药材。

    忙了一天,可算是掌灯时分坐了下来的李三娘,拿起桌上还温热的茶杯,抿了一口,在喉中停留了几息后才咽下。

    待得吃过了晚食,李三娘正想打开纸笔把今日一天的忙碌好好记录下来的时候,秋香走了过来。

    “三娘子,会里有事来找!”

    李三娘反应了一瞬,才明白过来秋香这是说不良人找她呢。

    “啊?

    是有人受伤了?

    这都入夜了,是要咱们出去?

    这怎么出去?没有宁医正的手令,咱们可出不去大门。”

    不良人的手段当真是厉害的,李三娘还在想怎么能出去的时候,不良人里来接李三娘人都已经从屋顶跳下来了。

    换上了秋香的黑色夜行衣,由秋香背着,医箱由另外一人提着,李三娘只来得及同铃兰交代了两句,就被秋香“嗖”的一下带上了屋顶。

    李三娘怀疑不良人在这戒毒之地也是有暗探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一路跳上跳下的竟然能完全避开了轮岗的兵士?

    反正等秋香站定,轻喊一声儿“三娘子”的时候,她们一行三人已经出了这戒毒之地的大门了。

    睁开眼李三娘借着月光看着马车旁站着的人,“老十?”

    “是我,三娘子。”

    从秋香背上下来,李三娘利索的上了马车,谨记少说话少看的原则。

    只秋香一人跟着李三娘进了车厢,那个来接应的黑衣人和老十就在车辕上坐下了。

    马车咕噜噜的上了官道,一溜烟儿的往那秘密之地而去。